【第九篇 归元之境】第030章 双双毙命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空中,马允辉停止了声波的攻击,有些惊讶地望着不远处朝自己飞来的一道身影,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他朝来人喊道:“弟子见过师母!”

    “果然是你!”来人并非别人,而是烈焰宫的宫主端木静!和三年前比较起来,现在的端木静无论精气神都比当时好转了不知道多少倍,一身淡粉色长裙点缀金色的线条,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雍容华贵的气质。

    但是略显蓬乱的头发,似乎却又无声诉说着端木静近些年来的遭遇并不算好,相反可能还有些糟糕。

    飞到离马允辉几十米的位置停下,端木静的脸上挂起了震惊之色,她几乎有些不敢相信地打量着马允辉,迟疑道:“你……你什么时候突破到归元镜的?!”

    “回师母的话,弟子也是刚突破到归元镜没多久,对于能量的控制还有些瑕疵……差点误伤了师母,还望师母不要放在心上。”马允辉很给面子地道歉了。

    端木静自然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责备他,她迟疑着说道:“此次你过来地煞宗,可是为了寻找你那两个手下?”

    “对……难道师母知道他们在哪吗?”马允辉登时一喜,忙道:“还请师母指点一下方位,弟子必须把他们带回去!”

    “那两个人就被关在地牢当中,看到那片林子没有?地牢的入口就在林子当中,你仔细寻找一下自然能够找到。”端木静说道:“师母有件事想拜托你。”

    “师母请说,弟子能办到的一定会帮!”马允辉含笑点头,没有半点犹豫。

    “这两个人。”见马允辉点头之后,端木静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就伸手指向了下方正惊疑不定地郑千均、聂长渊二人,说道:“当初都参与过对你师傅的追杀,也对我烈焰宫百般刁难妄图将烈焰宫逼上绝路……师母想请你杀掉这二人,一来算是为你师傅报仇,二来也消我心头之恨!”

    “呵呵,这点小事,就算师母不说,弟子也一定会做的。”马允辉听到端木静的请求,便直接轻笑了一声,说道:“特别是郑千均这个老贼,三年前嚣张万分,今日弟子更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

    犀利的眼神从郑千均的脸上一扫而过,马允辉朝端木静说道:“师母还请暂时退离,让弟子好好会一会这两个成名多年的归元境强者!”

    端木静看一眼郑千均和聂长渊,什么话都没有再多说半句,直接点点头就朝着来时的方向飞走了,眨眼间消失地无影无踪。

    而下方的郑千均和聂长渊,此时也已经站到了一起,脸色阴晴不定地望着马允辉,郑千均说道:“你是天罡门的传人?”

    “没错。”马允辉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之色,说道:“我不仅是天罡门的传人,更是师傅程罡的徒弟!郑千均、聂长渊,当年你们二人追杀我师傅的帐,咱们今天便好好地算上一算吧!”

    “哼,怕你不成!”虽说一开始的交锋就被马允辉打得几乎毫无反手之力,但是镇定下来的郑千均和聂长渊,怎么说也是各自宗门当中说一不二的人物,那种不战而退地事情,他们也没脸做出来。

    听到马允辉的话,郑千均重重地冷哼了一声,朝聂长渊使了个眼色,说道:“聂兄,今日你我二人便联手会一会天罡门的当代传人,看看他究竟得到了程罡的几分真传,竟也敢在此大放厥词!”

    “郑兄所言甚是。”聂长渊也明白自己没有什么退路了,为今之计也只能和郑千均联手抗敌,不给马允辉逐个击破的机会!

    见到这二人统一了战线,马允辉却并未放在心上,他只是冷笑道:“不需要这么多的废话给自己打气吧?郑千均,我第一个就要宰了你!”

    “什么?”郑千均登时一愣,马允辉这种点名杀人的方式,几乎一瞬间就攻破了他的心理防线,一股极其强烈的不祥预感,从郑千均的心头升腾而起!

    他下意识望向了马允辉,却正好撞上了马允辉在高空中接连挥出的数百道小型天罡十方斩!郑千均重重的哼了一声,和聂长渊一起支起了一顶半圆形的能量护罩,以此来抵抗天罡十方斩连绵不绝的攻击。

    高手之间的决斗看似平和实则凶险万分,尤其是归元镜强者之间的战斗,那更是需要打起百倍的精神,去应对对方随时有可能发动的攻击!

    第一波攻击很快便结束了,聂长渊顶着护罩继续往上冲,而郑千均则是双手合十,眼眸之中爆闪出吓人的金光!

    在零点零几秒内,郑千均便已经调动起了澎湃的天地间游离能量,只见他双手一张,沉声喝道:“八方雷动,十万雷劫!!”

    “轰隆隆……”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几乎在瞬间就被汹涌而至的雷属性游离能量充斥,在郑千均的意境控制下,千万条电舌就像是洪水决堤般从天而降,朝着马允辉所在的区域狂涌过去。

    马允辉临危不惧,有条有序的打了个响指,杀戮意境瞬间铺开,眼眸中闪烁出五彩斑斓的光芒,一瞬间就在身体四周支起了一个巨大的能量球!

    在一阵阵轰鸣声中,整个天空都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向上扑去的聂长渊也没闲着,眼看马允辉已经在瞬间被雷电吞噬,他也是紧随其后地放出了意境能量,喝道:“那小子,乖乖受死吧!!”

    “呼呼呼——!!”天空中刮起了一阵强风,转瞬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风,连带着郑千均的雷电一起,直接就把马允辉包裹了起来,疯狂转动!

    几乎贯彻天地的龙卷风夹带着刺眼地电光,正当聂长渊和郑千均准备发动第二波攻击乘胜追击的时候,被卷入龙卷风内的马允辉却是忽然间轻笑一声,说道:“两个老东西,你们也就留下这点本事了吗?”

    “轰——”平平淡淡还带有些许嘲讽的声音刚刚响起,龙卷风的中心便已爆发出了一阵七彩的光芒,巨大的火球出现在空中,四散开来的火光、电流、强风,几乎在刹那间就把整个地煞宗山门给毁地不成样子了。

    火球散去之后,马允辉的血刀就已经稳稳架在了郑千均的脖子上,嘴角还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怎么样,服不服?”

    “你……”郑千均的身子都已经僵住了,他根本没想到马允辉的速度居然恐怖到了这种程度!在火球出现的一刹那,马允辉就已经如闪电般出现在了他的身后,一掌拍飞了聂长渊,一手持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一切都在零点零零零一秒内发生,速度快得几乎让人看不到任何影子!尤其恐怖的是,马允辉一掌拍出,居然直接把聂长渊拍的狂吐鲜血!

    郑千均呆呆的张大了嘴巴,已经完全说不出来话了……众所周知,进化者在纯粹能量的提升问题上,极限就是封神镜第九重进阶过渡期!不管是归元镜第一重强者也好,归元镜第二重强者也罢,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聂长渊和郑千均同为归元镜第一重巅峰强者,但是在罡元的强度上,聂长渊却是达到了封神镜第九重进阶过渡期,而郑千均则只有封神镜第九重的强度。

    按理来说,归元镜强者之间的对决,主要手段也就剩下一个意境方面的比拼了,大家的能量强度相差无几,拼也拼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是!之前马允辉突然出现在身后的时候,郑千均却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几乎让他打心底感到恐惧的能量气息,这股能量气息的强度,绝对要比归元界最强的封神镜强者还要高出无数倍!

    聂长渊本身就是归元镜第一重巅峰的强者,又有着封神镜第九重进阶过渡期的罡元在身,就算被人一掌拍中,最多也就是个小伤而已,怎么可能会吐血?

    然而,呈现在郑千均面前的事实,却是聂长渊被马允辉一掌拍飞之后,直接在空中狂喷出十几口鲜血,甚至连飞都飞不稳了,直直地就从空中摔下去了!

    这种景象,对于郑千均而言已经不是可以用震惊来形容的了,这完完全全就是活见鬼了……怎么可能有人把罡元修炼到这种程度?!

    看着郑千均一脸呆滞的表情,马允辉在一旁很善意地提醒道:“一般的归元镜强者都依靠意境作为主要的攻击方式,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吧?恰恰相反地是,我所依靠的主要攻击方式并非意境,而是先天罡元!”

    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马允辉轻声细语地说道:“在你临死之前,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我其实是以先天罡元突破瓶颈进入归元镜的,跟你印象当中的归元镜强者可是存在很大的区别哦!”

    “什么?以先天罡元突破瓶颈?这怎么可能?你在骗我对不对?你……”

    “不好意思,你知道的太多了……拜拜~!”

    “噗——”右手重重地一挥,锋利无比的血刀就在先天罡元的带动下,毫无阻碍地划过了郑千均的脖子,一个堂堂归元镜第一重巅峰的强者,就这样含恨离开了人世……甚至到死都不曾明白过来,为什么马允辉这么强?!

    战斗开始的很迅速,结束的也很突然,前后不到两分钟,郑千均就已经惨死在马允辉的血刀之下,其主要原因就是郑千均根本不了解马允辉!

    正如马允辉自己所说的那样,他不是依靠意境来突破瓶颈的,他是依靠先天罡元突破进入归元镜第二重巅峰的,因此他的主要战斗方式,还是以先天罡元为主,杀戮意境为辅。

    这样的情况,就正好和其他的归元镜强者相反了……郑千均和聂长渊光顾着警惕马允辉的杀戮意境,却下意识的放松了对马允辉本身的防备,如此一来,他们死的其实也挺冤的,马允辉就像是作弊了似地,根本让他们无法预料!

    试问,在归元界谁曾见到过哪一个归元镜强者是完全依靠肉搏的方式进行攻击的?无论是哪个宗门的归元镜强者,肉搏永远都是次要的,只有意境攻击才是主要的手段!

    马允辉倒好,把这种恒古以来就不曾变过的模式直接颠倒了一下,趁着别人全力防备他意境能量的时候,采用肉搏的方式贴过去,一掌就能要了别人的小命!

    说到底,还是因为马允辉的先天罡元强度太变态了,变态地几乎让他站在了肉搏无敌的角度上,可以很负责任的说,整个归元界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马允辉的面前承受住他看似轻飘飘的一掌!

    王贤霆不行,夏侯易也同样不行!

    这样的战斗结局,让下方山门之中饱受精神折磨的地煞宗弟子们大惊失色,两个归元镜强者联手抗敌,居然也在短短两分钟内就被对方宰掉一个、重伤一个?这还怎么打?!

    心里头本来就不多的自信心在这个时候迅速崩溃,不少人都开始没命地逃跑……山门内已经没有护山大阵了,连最后的两张保命底牌都被人家轻而易举地撕成了碎片……这还怎么守?赶紧跑吧!

    整个地煞宗都在刹那之间乱成了一锅粥,马允辉却并没有去追杀这些地煞宗的弟子,而是从空中落下之后,就直接站到了聂长渊的身旁,看着脸色煞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聂长渊,马允辉说道:“我说过先杀郑千均再杀你的……”

    “不……不要杀我!”装死的聂长渊浑身一颤,登时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哇的一声又吐出了一口鲜血,惊恐莫名地说道:“我知道错了……不要杀……”

    “噗——”暗红色的血刀直接划过了他的脖子,在聂长渊甚至还没从惊恐之中摆脱出来的时候,他的脑袋就已经高高地飞起了。

    马允辉面色淡然的收起了血刀,自语道:“你说不杀就不杀,那我多没面子?”

    事实上,就算马允辉不宰了聂长渊,聂长渊这辈子也已经毁掉了……之前在空中硬生生挨了马允辉一掌,他体内的丹田都已经被马允辉直接震散了,也就是说,他就算活下去,也不过是废人一个!

    但是该算的帐,马允辉可是一笔都不会少算,他可不管聂长渊是不是已经被废掉了,总之当初参与过对罡爷追杀的那些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在先天赤阳当中屠戮数十万生灵,其中就不乏很多智慧超高,几乎和十岁孩童的智力相差无几的生物……经历过那样一段血地锤炼,早就将马允辉的心肠锤炼的有如钢铁一般了。

    郑千均和聂长渊双双毙命,马允辉却并没有去刻意地破坏地煞宗山门的建筑,而是直接飞到了之前端木静所指的那片树林,很快找到了地牢的入口。

    地煞宗的地牢很深,直达地下数百米,不过地牢的通道内却是安置着各种宝石,在宝石散发出的光亮下,整个地牢都是明晃晃的。

    从入口处进入通道,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出现在地牢之中……没有想象当中的霉酸味,但是整个地牢当中都弥漫着一股让人胆寒的血腥味。

    血腥味很浓,几乎像是来到了尸山血海的战场一般,一进入地牢就能闻到。

    马允辉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扭头一看,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左侧墙壁上被十几根粗大铁钉活活钉在墙上动弹不难地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哪怕听到了马允辉进入地牢的声响,他也没有力气再抬头看上哪怕一眼,只是垂着脑袋在那里气若游丝地呻吟着。

    看到这个中年男子,马允辉先是一惊,接着才确认了对方并不是上官元飞,也不是皇甫浩明,而是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马允辉走到他面前,细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情况,随即便抽出了腰间的血刀,在他面前比划了一下,说道:“你已经没救了,想解脱的话就动动头。”

    中年男子半晌没有回应,足有半分多钟后他才很轻微地晃了晃脑袋,从他这种吃力的动作看,他显然已经是被钉在墙上折磨很久很久了。

    马允辉并不知道这个中年男子,其实就是地煞宗的洪长老,自从被关入地牢之后,彭长老几乎隔三差五地都会过来好好招待他一番,长期都只能依靠一些特殊的药物维持生命,反倒是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洪长老因为马允辉当初的计划而锒铛入狱,马允辉却在今日帮他脱离苦海……不等不说这就是一种缘分,嗯,孽缘。

    “噗……”马允辉抬手就是一刀,直接刺在了洪长老的心窝上!

    面色淡然地转身离开……生命已经结束了,这具皮囊他可不会再帮着处理了。

    还是先找到上官元飞、皇甫浩明才是正经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