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归元之境】第029章 逞威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自从地煞宗和泰和钱庄之间的战争全面爆发后,归元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顶级宗门都难以避免地受到了牵连,一部分宗门倒向了地煞宗,一部分宗门则成为了泰和钱庄的盟友,和地煞宗形成了对峙。

    但是,当王贤霆重创泰和钱庄掌门人夏侯易的消息被传开之后,原先那部分站到泰和钱庄身边的宗门,也因此产生了动摇,大大削弱了泰和钱庄所率阵营的凝聚力以及战斗力,直接造成了泰和钱庄一方连连战败。

    而在地煞宗这边,王贤霆却是开始了利益的分配,按照各自宗门不同的出力程度,将一颗颗智慧生命星球的控制权转交到了这些宗门的手中,也因此,导致了在归元界有着深远历史的宗派联盟形同虚设。

    可以说,到现在为止,整个归元界都已经乱作一团,上至顶级宗门下至平民百姓,都已经预感到了乱世的到来,规则开始变得可有可无。

    特别是在地煞宗占据上风,已经卫冕归元界第一大势力的宝座之后,地煞宗的弟子越发嚣张跋扈,一言不合便屠戮百人、千人的惨剧,接连不断地上演。

    道光门太上长老郑千均、羲和扇门门主聂长渊,受地煞宗宗主王贤霆之邀,轮流坐镇地煞宗的总部山门,防止有心人趁着王贤霆长时间在外的空挡,跑到地煞宗山门之内兴风作浪。

    而在地煞宗总部轮流坐镇的两位归元镜强者,也是享受着地煞宗最高规格的待遇,甚至得到了王贤霆亲手送出的一些价值连城的宝物,可谓是宾主尽欢。

    这王贤霆虽然越发嚣张,越发以归元界第一人自居,但是在处理盟友关系的时候,王贤霆也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至少在利益分配上面,几乎百分之九十九的宗门都感到满意,这也是促成他这一方越来越强大的主因。

    当马允辉通过通道在短短几分钟内赶到地煞宗总部所在的区域时,地煞宗山门内正锣鼓喧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极其灿烂的笑容。

    半个小时前,前线的消息顺利传回了山门,以王贤霆为首的联盟大军,已经攻取了泰和钱庄在中南部山区的最后一道防线,这就意味着泰和钱庄的金库,已经向地煞宗极其盟友敞开了大门!

    只要大军挥师直下,要不了几日就能将泰和钱庄的金库完全洗劫,这可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任何宗门都无法淡然处之!

    最重要的是,打开了这最后一道防线,泰和钱庄掌门人夏侯易的藏身之处也就等于完全暴露在了青天白日之下,王贤霆只要杀死了夏侯易,那么,整个泰和钱庄也将直接土崩瓦解,彻底地成为历史云烟!

    这样的大好消息传回山门,自然而然地就让山门内的所有人大受鼓舞,情不自禁地喊来了外院的弟子在山门当中敲锣打鼓,以示庆祝。

    道光门的太上长老郑千均、羲和扇门的门主聂长渊,今天也是难得的坐在了一起,听着那喜庆的锣鼓声,郑千均轻抚白须,悠悠说道:“盟主率大军攻破了这最后一道防线,全面胜利的大门也就向我们完全敞开了!”

    “是啊。”听到郑千均的话,聂长渊也是轻轻地一点头,很有风度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说道:“如今大局已定,归元界宗门势力之间的大洗牌,也已经迫在眉睫了,就是不知道如今的一宗三门七宫十八院三十六府,在重新洗牌之后还能留下几家?”

    “这个,估计还得到时候才能知道。”郑千均轻笑道:“不过,无极宫的上官老儿已经被重创逃遁,乾元宫的老家伙何秋明也已经夹起尾巴不敢出声了,到时候能留下一半的数目就是天大的善事了。”

    “对了。”聂长渊先是一笑,接着才问道:“那个拼命找你寻仇的烈焰宫宫主端木静,怎么近段时间都没看到她的影子了?”

    “或许是怕了吧。”郑千均略带倨傲地说道:“这女人虽说有奇遇恢复了伤势,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比较,如何会是我的对手?上一次算她运气好,没有将她活捉反倒让她抓住机会逃跑了,但下一次她若还敢来的话……哼哼!”

    后面的话郑千均没有说出口,但聂长渊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二人便相视大笑,聂长渊说道:“这端木静虽说年龄大了,但还算风韵犹存,整个归元界也不过几个女性的归元镜强者,这要是扒光了衣服好生羞辱,该会是多大的满足感啊!郑兄,到时候可别忘了叫上兄弟开开荤哦!”

    “那是自然。”郑千均故作含蓄地笑了笑,点点头。

    正当聂长渊还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名二十多岁的青衣小厮便一脸喜悦的跑上了郑千均二人所在的高台,一上来他便喊道:“二位老祖,大长老想请二位老祖指教一下罗刹院的师兄们……”

    “呵呵,那便过去看一看吧。”郑千均和聂长渊对视一眼,齐齐露出了笑容,郑千均说道:“正好闲得有些发慌,瞧瞧这地煞宗的弟子水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嘛……聂兄以为如何?”

    “郑兄所言甚是,我也正觉得有些无趣呢。”聂长渊含笑点头“郑兄,请。”

    “聂兄客气了,同去,同去……”郑千均笑着站起来,口中客套着和聂长渊一同飞下了高台,朝地煞宗罗刹院所在的方向飞去。

    ………………

    马允辉从通道内出来,首先听到的就是从地煞宗总部山门方向传来的锣鼓声,以及阵阵飘忽不定的大笑声。

    站在通道出入口旁略略沉吟了片刻,马允辉便瞬间施展了天罡门的秘技隐息术,完全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后,他才腾空而起,遁入了云层之中。

    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地煞宗总部山门的上空,透过薄薄的云雾,马允辉首先看到的就是那三五成群站在一块儿的地煞宗弟子!

    让马允辉感到一阵高兴的是,王贤霆并不在这山门之中,地煞宗或许是被接连不断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居然没有激活护山大阵!这不是敞开着大门欢迎马允辉过来大开杀戒吗?

    在云层中观察了近半分钟时间,马允辉找到了地煞宗这护山大阵的中心所在,确定了这个关键点所在的位置后,马允辉也不再迟疑,顺手一摸便将红得发黑的血刀从腰间卸下,平稳的举过头顶,眼眸之中闪烁出些许亢奋之色。

    天罡门的绝学秘技天罡十方斩,早在他突破到封神镜第一重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但却一直没有全力施展的机会,更是无法想象当初罡爷全盛时期使用天罡十方斩的时候,所造成的那种景象。

    他在哈巴格洛星球的海底使用过天罡十方斩,但是威力虽然强大,却远远比不上在陆地上施展这一秘技的效果……这一次马允辉就是要拿地煞宗的总部山门来开开刀,也好更加直观地了解一下自己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

    被他平稳举过头顶的血刀,开始呈现出白光缭绕的美丽景象。天罡十方斩的诀窍非常简单,一切都建立在先天罡元的强度之上,攻击方法有好多种,其中最常用的无非就是斜劈和直劈。

    斜劈出去的天罡十方斩主要用途是斩,无往不利地刀芒将制造出令人感到恐惧的斜劈效果,而采用直劈的方式进行攻击的话,那么主要的破坏方式就是爆炸,惊天动地、开山裂地的大爆炸!

    对于地煞宗,马允辉绝对心存必杀之念,按理来说使用直劈的方式直接把这一片山脉轰至灰飞烟灭才是最佳的选择,但考虑到上官元飞和皇甫浩明很有可能就在这地煞宗的山门之内,为了防止误伤,马允辉只能选择斜劈。

    缭绕起白光的血刀渐渐变得虚无,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长约一米、宽约二十厘米的古怪光刀,透露出极其危险的气息。

    整个蓄力过程持续了大约三秒钟,原本闭上双眼的马允辉陡然间睁开了双眼,两道凝如实质的精光从他眼眸之中暴闪而出!

    一米长、二十厘米宽的光刀迎风就长,眨眼间就变成了长约七点九公里、宽约九百四十米的恐怖光刀,从地下往天上看,就好似有一颗流星划过后留下的痕迹,令人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

    恐怖光刀的出现,也直接暴露了马允辉的行踪,只可惜,当地煞宗山门内的人发现这一情况的时候,根本不等他们做出任何反应,马允辉就已经狠狠地甩动血刀,将这恐怖的刀芒斜斜劈向了地煞宗山门的主峰,也就是王贤霆经常喝茶,山巅上长满了翠竹的那座山峰!

    “呼……”空气之中传来几乎令人窒息的破空声,片刻间,光刀就已经从天而降,斜斜地劈在了这座山峰的山腰。

    没有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也没有山呼海啸般的大动静,就仿佛是一把绝世利刃砍断了一根头发丝一般,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

    站在地煞宗总部山门内的那些人,也只是看到了有一道白光在自己头顶上方一晃而过,甚至连这道白光的形状都没能看清楚!

    光刀劈过之后,山峰还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形状,足足有五秒钟过后,山峰才像是被砍断的大黄瓜,顺着光滑的切面斜斜倒了下去……

    “轰隆隆……”大半山体都在这一瞬间倒塌下来,眨眼间就毁掉了地煞宗总部山门内不知道多少精美的建筑。

    之前还是锣鼓喧天一派喜气洋洋的地煞宗,刹那之间就像是被人按到静音按钮的电视机般,陷入了落针可闻的状态之中。

    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刚刚抵达地煞宗罗刹院的郑千均和聂长渊,作为曾经参与过追杀程罡行动的两个人,登时后背就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郑千均瞠目结舌地仰头望向天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张大了嘴巴,有些呆呆的说道:“刚才……刚才那道白光是……”

    “天罡门的不传秘技,天罡十方斩的斜刀式!”站在郑千均身旁的聂长渊,此时的状态并不比郑千均好多少,他也有些发傻地说道:“可是……可是天罡门不是早就消失了吗?程罡不是早就被确定死亡了吗?!”

    两个人的话说到这里,郑千均最先反应了过来,他沉声道:“聂兄,如果真的是程罡来寻仇了,你我兄弟只有联手才有机会逃离此处!”

    “郑兄所言甚是。”聂长渊的喉咙有些发干,一听到郑千均的话,他便忙不迭的答应下来。但是,在答应了之后,聂长渊却又忽然间眼前一亮,连忙说道:“等等,有些不对劲!”

    “怎么?”郑千均一愣,短时间内根本反应不过来。

    此时,就听到聂长渊有些〖兴〗奋的声音从一旁传来“郑兄难道忘了吗?天罡门的不传绝学天罡十方斩虽然厉害,但也不是能够无节制使用的秘技啊!就算是当初的程罡,也不过能全力施展一次而已……刚才的刀芒足有近八公里长,这……就算是程罡真的来了,他这会儿也该脱力了吧?!”

    “对啊!”猛一听到聂长渊的话,郑千均也是禁不住的眼前一亮,重重地点头道:“聂兄不说,我倒是差点忘了……怎样,活捉程罡?”

    “对,活捉程罡!”聂长渊心潮澎湃,对于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而言,程罡就是一个大大的传奇!独自应对几十个归元镜强者的联手追杀,竟也能躲躲闪闪地逃了十多年了,还几次三番地抛头露面,血洗宗门之后扬长而去……

    如果能把这样的传奇人物生擒活捉,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个无法抗拒的诱-惑!聂长渊一点头,狞笑道:“没想到这程罡侥幸多活了二十多年,这嚣张跋扈的脾气还是没有变,他是在找死!”

    郑千均无声一笑,抽出自己腰间的兵刃,便赶在聂长渊前面冲天而起,身子刚刚离地,他就大声道:“好你个胆大包天的程罡,二十多年前没能让你灰飞烟灭,今天老夫便要你挫骨扬灰!”

    “羲和扇门聂长渊在此,程罡,休得猖狂!”眼见郑千均已经冲天而起,聂长渊也是不甘示弱地紧随其后,声音之大,直接盖过了郑千均的喊话声。

    云层中,正在细细体悟之前挥出那一刀时对自身、对血刀影响的马允辉,听到接连响起的两个声音,明显地楞了一下,接着就明白了对方这是误把自己当成罡爷了,不由得有些好笑。

    对手上门,马允辉也顾不得再去体悟之前的感受了,他在云层中清晰捕捉到了郑千均的身影,看着这三年前就有过一次接触的老家伙居然大摇大摆地就冲了上来,马允辉又岂能让他安然的回去?

    “在我面前竟也敢如此托大,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存心找死!”想到三年前在郑千均手里吃过的大亏,马允辉心中的杀意便更加浓烈了,他的眼眸中流露出禀冽的杀机,一声狞笑过后,便再一次举起了血刀,电光石火间就接连劈出了二十多刀,直奔郑千均的面门而去!

    刚刚飞上空中的郑千均显然没想到马允辉下手竟是如此的果断,二十多道小型的天罡十方斩就像是一张大网般封锁了他的所有退路。

    心中明白自己太过托大的郑千均,在短暂的吃惊过后却也迅速镇定了下来,他冷笑一声,挥出自己兵器的同时,还不忘说道:“虚张声势,程罡,你和当年可是一点都没变呢!”

    “谁告诉你我是在虚张声势呢?”云层中,马允辉一声长笑,滚滚如雷的声音就从空中落下,撞在了下方所有人的耳膜上!

    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马允辉就已经开始了他的攻击……

    “嘭~!”“啊~!”“哞~!”“吽~!”“吱~!”“咔~!”“嗖~!”“锵~!”

    古怪的八音节,再一次出现在了归元界中,这当初被罡爷用来针对护山大阵的声波攻击,到马允辉手里却是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攻击力!

    等到下方的郑千均和聂长渊察觉到情况不对头的时候,八音节的声波和那二十多道迷你型的天罡十方斩,也已经对着他们劈头盖脸地落下了。

    空气中出现一道道白色的扇形波纹,连绵不绝有如怒海惊涛般撞在了郑千均和聂长渊的耳膜上,刺耳、沉闷、平和、尖锐……当这些因素被全部融合之后,饶是归元镜第一重巅峰存在的郑千均、聂长渊,也是忍不住感到一阵头疼欲裂,几乎就已经站在了鬼门关的入口处!

    郑千均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来人并不是程罡,而是当初在崇武国内曾经戏耍过他的那个家伙!

    “可是,他真的好强……”郑千均快被震得失去理智了……

    偏偏就在他准备舍命反击为自己争取一线生机的时候,空中的马允辉却又忽然间停止了所有的攻击,天地间又一次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之中。

    “怎么回事?”郑千均和聂长渊齐齐一愣。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